momo多

心不在焉的梦想家

个人看待龚庆的一些思考,请不要小看代掌门

        龚庆无愧。

        全性虽恶,无数意愿者自知非正道,却依旧不断加入。虽说大多都是如刘妍妍炮灰一般思想简单的逐欲之人,但能支持着这邪派发展至此的背后力量绝不是单纯挥霍自由欲望一词可以想象的,何况龚庆作为替无生根的代掌门,又怎可能是完全凭自由处事的等闲之辈?他也明确的说了,如果他的猜测错误,就会被同伴干掉。赌上性命,寻求真相,和当年的晋中太爷又有什么区别?另外,当初甲申之乱,全性折了那么多人,各方势力都在寻求真相,全性真的不记恨,不会好奇吗?全性不过是比较激进。

       回到龚庆,龚庆希望吕良能切掉的记忆是田老与他的部分,可是当他得知无法做到时,立刻陷入了沉思。首先,龚庆大体上并不希望田老死,第一有感情,第二自己要背上这条命。没切除这份记忆,田老守了一辈子的秘密就这样被发现,龚庆不助他一死,田老面对老天师和其他健在的前辈有何颜面与理由继续活着,逼迫嘴最严的人说出真相?田老为守密够痛苦了,就算老天师知道了,可师兄弟间的情谊也不会让他自己选择死亡,对于痛苦无诉的田老这不是雪上加霜吗?若能先去除记忆,田老就会忘掉与小羽子之间的一切,周围的人会觉得是全性的人绑走了小羽子,田老也不过是背着怀义的记忆继续走肉的活着。一切又和三年前一样。

        然而,这份记忆未能除去。田老的痛苦不减反增,因为他是修道之人,所以忍着,这样的求死欲望动漫或漫画中的片段可见一斑,他守住的秘密就如同张楚岚猜出继承天师,上任便会死去,另外还多加一份无生根与张怀义,炁体源流。他太累了,连求死的能力都没有,激将龚庆是他最后的寄托,龚庆本就于心不忍,田老最后的怒斥,更像是对龚庆对四弟无生根的反语疑问,全性真的全都随心所欲?那田老就不会死了。

        虽然龚庆童颜但也是比小辈们长上不少的前辈,修的自然是驻颜术。能登上代掌门的位置,号令整个门派,是怎样的威严与智慧,暗守的三年又是怎样的心性?我想当真是不言而喻,一句自称的兴致回味来也是一番意志,背上田老的命,他没想过自己吗?天师府的愤怒?外界对全性更多的指责?小辈们觉得这是自由的标榜,他们呢?己能由心吗?

        每个人寻求的不过是自己心中的道义,龚庆所选择的路,他自是要自己走完,而这个人物简单出场却内性深邃性格饱满,这才是真正的亮点所在,米二叔由漫画所表现动画所转编的人性,矛盾却又有因有果,是我最喜爱的部分之一。各位一人粉大可细品一番不必操之过急下定结论。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