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多

心不在焉的梦想家

        二叔早期画风真的可爱的一逼,P2的外星人长得好像宝儿姐,~P3是不是宝儿姐的身世原因啊?后面是球儿的截图,话说球儿你在大爱里当第三者真的好么?(手动滑稽)
        话说看了一人之下,大爱,九九八十一,再想想最近的DC漫威,或者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人物设定,可能世界上普通人才是真正的稀有物种吧(笑)。
        重刷完大爱,看见二叔噌噌噌的成长,小学五年级时在知音漫客看大爱还看不懂剧情。后面大爱估计人气太低又被砍稿了2333。一想米二叔和这些可爱的漫画人物也陪了我八年,真的没有理由不一直喜欢下去d(`・ω・´)b赞

既然是夏禾姐的生日,那合影就必不可少啦!

个人看待龚庆的一些思考,请不要小看代掌门

        龚庆无愧。

        全性虽恶,无数意愿者自知非正道,却依旧不断加入。虽说大多都是如刘妍妍炮灰一般思想简单的逐欲之人,但能支持着这邪派发展至此的背后力量绝不是单纯挥霍自由欲望一词可以想象的,何况龚庆作为替无生根的代掌门,又怎可能是完全凭自由处事的等闲之辈?他也明确的说了,如果他的猜测错误,就会被同伴干掉。赌上性命,寻求真相,和当年的晋中太爷又有什么区别?另外,当初甲申之乱,全性折了那么多人,各方势力都在寻求真相,全性真的不记恨,不会好奇吗?全性不过是比较激进。

       回到龚庆,龚庆希望吕良能切掉的记忆是田老与他的部分,可是当他得知无法做到时,立刻陷入了沉思。首先,龚庆大体上并不希望田老死,第一有感情,第二自己要背上这条命。没切除这份记忆,田老守了一辈子的秘密就这样被发现,龚庆不助他一死,田老面对老天师和其他健在的前辈有何颜面与理由继续活着,逼迫嘴最严的人说出真相?田老为守密够痛苦了,就算老天师知道了,可师兄弟间的情谊也不会让他自己选择死亡,对于痛苦无诉的田老这不是雪上加霜吗?若能先去除记忆,田老就会忘掉与小羽子之间的一切,周围的人会觉得是全性的人绑走了小羽子,田老也不过是背着怀义的记忆继续走肉的活着。一切又和三年前一样。

        然而,这份记忆未能除去。田老的痛苦不减反增,因为他是修道之人,所以忍着,这样的求死欲望动漫或漫画中的片段可见一斑,他守住的秘密就如同张楚岚猜出继承天师,上任便会死去,另外还多加一份无生根与张怀义,炁体源流。他太累了,连求死的能力都没有,激将龚庆是他最后的寄托,龚庆本就于心不忍,田老最后的怒斥,更像是对龚庆对四弟无生根的反语疑问,全性真的全都随心所欲?那田老就不会死了。

        虽然龚庆童颜但也是比小辈们长上不少的前辈,修的自然是驻颜术。能登上代掌门的位置,号令整个门派,是怎样的威严与智慧,暗守的三年又是怎样的心性?我想当真是不言而喻,一句自称的兴致回味来也是一番意志,背上田老的命,他没想过自己吗?天师府的愤怒?外界对全性更多的指责?小辈们觉得这是自由的标榜,他们呢?己能由心吗?

        每个人寻求的不过是自己心中的道义,龚庆所选择的路,他自是要自己走完,而这个人物简单出场却内性深邃性格饱满,这才是真正的亮点所在,米二叔由漫画所表现动画所转编的人性,矛盾却又有因有果,是我最喜爱的部分之一。各位一人粉大可细品一番不必操之过急下定结论。

代掌门龚庆终于出场动漫了

“你打啊!”
“你,你你你”
“我什么我,味道一点都没变呢。”
……

“夏禾,我真的忍你很久了!”
“死牛鼻子,摩羯佬儿!”
……
如果我是陆玲珑,或者是风莎燕,反正不是夏禾。灵玉,你会坦诚的爱我吗?
全性四张狂,磨人心智,损人情欲。江湖上的毒瘤,黑暗中的沼泥。
而我,夏禾,四张狂之一,那些人都叫我刮骨刀,大概是中了我的媚术,想逃脱我时,便如刮骨般滋味吧。
我的能力令人闻风丧胆,在他们口中,我甚至不如腌臜之物。可有什么办法呢?一颦一笑,再勾勾手指,便跪倒在我面前,像只渴求垂怜的哈士奇。
谁让我是天生媚骨,你们怪我用情阵媚术废了那么多男人,可若是他们坚守心神不图美色,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我知道,你们不想听我解释,因为我是红颜祸水,狐狸精,所以你们利用我,憎恶我,仇视我。
我认了。
沦陷在美色与利益争夺中的你们,不值得我反驳。
谁又会懂呢?
我心中的渴爱。
我尝试过不去害人,把自己封锁起来,抑制自己所有念想。
一人吃饭一人睡,独自玩耍独自泪。
什么超脱的愉悦。
明明,死一般的孤寂。
我加入了全性。
陷入情阵的男人像白痴一样簇拥我,而沉沦在情爱中,暂时让我忘却痛苦,拥抱所谓的温暖。
即使,都是假象,不过是我替组织扫荡绊脚石的交易罢了。
管他呢,今朝有酒今朝醉,暂别空虚忘却泪,我夏禾,也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俗人。
……
“夏禾,送我去龙虎山吧。”
“才不要嘛,山上不好玩。”
“怎么会呢?说不定那些道士还要为了你争着还俗呢。”
“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代掌门的面子上,我便送送你。”
“嘻嘻。”
龙虎山是个好地方,除了一穷二白便是青山绿水,怪不得被旅游局占尽了风头,当真依得坐山吃山。
道观虽是古香古色,可那些个褐布藏青的老家伙也当真提不起我的胃口。
“真无聊。”撇撇嘴跟着掌门向内庭步去。
庭内传来叮叮咚咚的乐声,厌透了DJ,这乐声恰是空灵悦耳。
“是念斗章。”龚庆见我好奇,低声道。
刚好,步入内庭。
白袍,灰发,檀香悠悠,侧看,是个年轻后生。
闻步声,编钟声渐止。
他转过身,神俊恬赧。没忍住,我向他抛了个媚眼。
四目相对。
“小道灵玉,不知二位迢迢而来,所为何事?”
回神,这张毫无褶痕的脸上只有一丝风轻云淡的恬然。
怎么会!?
真是个有趣的后生!

我球!我球!
今天是个画球的好日子!
看在刚考完数学的份上,原谅我今天既没勾线,又没用没线条的纸画画好不?

P1上色P2原稿
摸出红笔和荧光笔,没想到混合色真的挺好看,球儿黄红流行发色不解释,嘻嘻

不过实话我是个上色渣。。。

这是王也出的卷子吧???
为难我个连题目都读不懂的家伙
二模啊二模
来自龙虎山边上的南昌

球儿,处男,宝儿姐,小心心
二模的晚自习真是难熬

小狐狸牌毛织
真是被也青俘虏。。。这么甜简直不是我的手画出来的。。。
画到一半我的小铅笔因卡在喉咙里的铅芯而阵亡了。。。
跑去get小铅笔。。。